小说总排行榜 盗墓小说 恐怖灵异 悬疑推理 作者 盗墓笔记 鬼吹灯系列
当前位置: 首页 > 盗墓小说 > 冥海禁地
 

第二章 仙山诅咒

潘海根冥海禁地

关灯 直达底部
    爷爷死后很多年,仍然有零星的人得这个怪病,都是有人想投机取巧,去海里摸扔掉的黄金,但只要接触黄金,必定会生怪病暴毙。
    当一件事儿没有结论的时候,人们往往都是自圆其说的归结到鬼神身上,但主流的传言说爷爷带领的队伍出海拿了龙王爷的金子,所以龙王爷才收了拿金子人的性命。
    父亲对于爷爷的死一直很自责,爷爷打小最重视父亲,父亲一直觉得如果当时能劝爷爷不出海,或许爷爷就不会死了。
    二叔也一直对海图上记载的仙山向往,对仙山上的宝物神往,我父亲因为爷爷的死久久不能释怀,结果没有几年就郁郁而终。在父亲临死前,担心二叔会去寻找仙山而送命,所以他把海图交给了我。
    村子里的人十分忌讳出了这么多人命,也害怕那个怪病缠身,大多都放弃了在小渔村生活,远走他乡。母亲在父亲死后也改嫁到了远处,渐渐没有了联系,家里只剩我跟二叔。
    渔村的生活并不好,勉强够温饱,二叔又是一个要面子的人,所以他决定重拾爷爷留下的这门手艺。
    很快他组建了一支小的出海队伍,但出海几次收货甚少,往往还要捕捞鱼虾来补贴家用。后来我才知道二叔从小身体就弱,而且也没有遗传到爷爷一身好水性,所以他虽然带着爷爷留下来的吃饭家伙,但天赋这东西真的不是后天能够弥补的。
    所以二叔这个队伍生存的很是艰难。
    期间,二叔多次问我要爷爷当初留下来的那本海图,不过父亲早有叮嘱,我也害怕二叔也去找仙山,步爷爷的后尘,所以坚决没有给他。
    这些年来二叔对我的照顾无微不至,虽然家道中落,却从来没没有亏了我,对我跟亲儿子一个模样,甚至因为我,二叔推脱了好几门亲事。
    渐渐地我到了能撑事的年纪,身上的天赋也慢慢显露了出来。就像我爷爷一样,我视力超群,再细微的东西逃不过我的双眼,水性自然也是不必说,游上十来海里跟吃干饭一样简单,不带任何换气的东西潜水都能憋一刻钟的时间,村子里的人都惊讶于我的能力,说我比我爷爷的本事还要大。我既然有这样的过人天赋,心里就开始琢磨着什么时候能够帮帮二叔。
    于是我向二叔提出了要跟他一起出海,本想着有人替他分担重担他会开心点,但没想到二叔听到这话就暴怒了,严禁我上船出海,为此我问过二叔原因很多次,但他只是幽幽地说,我父亲临死前嘱咐他照顾我,不想让我上海上搏命。
    我也不再跟二叔提这件事,自己一直偷偷提高着下水能力。我一直感觉自己命里注定要吃这一碗饭。
    村子里的宁静随着二叔的一次出海再次被打破了。
    二叔的船出去已经两个礼拜了,到现在还杳无音讯,这不禁让人想起了爷爷那次可怕的出海,而村子里面也出了大事儿,江家小子在浅海捕鱼的时候捡到了一块碎金子,他不顾村子里面人的劝说,直接拿着到外面换了个黔南媳妇儿。
    江斌打小就是个犟种,死活不信那一套,结果可遭了殃,媳妇儿没领回家两天,怪病就找上身了。江家有些底子,到处给他找人治病,来了头三个大夫吓得直接跑了,到了第四个,一个长头发的青年男子。
    他看了几眼江斌的症状,问了问事情的经过,他直接就说道:“人是没有办法救了,这是中诅咒了。想要解虽然有办法,但是你们不可能做到。”
    这下子我的兴趣全上来了,仔细听着他说,但他话特别少,不顾江家人的苦苦哀求,他直接告诉江家人不用再等了,抓紧准备后事就可以了,我听他话里的意思似乎知道解救的门道,就在他将要出门的时候一把拉住了他。
    “你说有办法解救,但是怎么说个半截话?你不是大夫要治病救人的吗?这就让人准备后事?”
    可能看出我言语有些不善,他饶有兴趣的看了我一眼说道:“有办法啊!但是解药要去深海去找,找到找不到还两说,就算找到了,这人能熬到那时候吗?”
    我一下子就冒起了火,“我爷爷可是十里八乡闻名的卞海龙,我二叔还有出海的船队,远的不敢说,这附近的海域那个地方我们去不了?”
    没想到这长头发的青年听了我的话楞了一下,接着脸上变的有些神秘,上下又打量了我一番这才小心翼翼的说道,“小兄弟借一步说话。”
    “小兄弟,你爷爷真的是卞海龙?”大胡子两眼放光。
    我点了点头,“我叫卞鱼,十里八乡就我们一家卞氏,错不了。”
    “我听说,卞老先生可是个神人,在海上当平地趟,观星定金望月当路,不知道是不是真的。”这大胡子语气里透露着兴奋,似乎对我爷爷仰慕已久。
    我皱了皱眉头,从小对爷爷做的活不甚了解,但经他这么一说我突然觉得不简单,尤其是听到他说观星望月,我不禁想起了爷爷死后留下的一张图,可惜这张图被二叔收了起来,我只是在小时候看过几眼。
    “啊,忘了介绍,鄙人张广川,从山东聊城那边过来。”他看我没有说话,感到有点尴尬。
    “哦,张哥,你刚才说江斌是中了诅咒?解药要去深海找?什么诅咒的解药要去深海找?”
    张广川的脸上一愣,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道:“实话告诉你,这人中的是仙山宝藏的诅咒!”
    “仙山诅咒?”我听得一头雾水。
    张广川若有其事的点点头,解释道:“据说冥海有仙岛,仙山上满是黄金,不过仙岛上的金子被下了诅咒,那些金子估计是从传说中的冥海仙岛上来的,所以才会得如此怪病,如今只有到找到仙岛,把拿的金子原封不动还回去才能化解,但是这有多困难就不用我说了,所以张某才让他准备后事儿。”
    他的话并不能说服我,什么什么还扯到仙山上去了,仙山我知道,小时候听到过挺多了这故事儿,可是那毕竟是神话传说,我还从来没有听人说过有人到过仙山。这个张广川绝对是一个江湖骗子。
    “你就扯吧!还仙山宝藏诅咒,你怎么不说玉皇大帝诅咒?”我这时候已经没有什么心跟他说话了,丢下了这一句话直接就走。
    张广川却在我身后急切的叫道:“我父母是考古学家,以前出海就是寻找仙岛去了,我家有很多这样的资料,你别走啊!我说的都是真话……”
    我不在理会后面的解释他,远远把他甩在了身后,直接向家走去。
    江小子作恶太深,没几天就死了。江家头顶上好像是覆盖着一层阴云,江家人十分忌讳,选择半夜把江斌给埋了,我心里面一直想着江斌死了,江滨新买的媳妇怎么样了?不过这不关我的事儿了,因为二叔的船回来了。
    可是出海这么多天,二叔更是竟然什么东西也没有带回来,全船的人都显得很疲惫,下船以后一句话不说。二叔到了家里倒头就睡,这一睡就是三天。
    晚上我给二叔送饭,以为他还在睡觉也没有敲门,推门就看见二叔在拿着一个什么东西,我仔细一看,这才发现二叔手里面拿着一块儿碎金块。
    “二叔,那来的黄金?从海里捞的?”我以为二叔这次要发了,高兴地问他。
    二叔的脸上却没有得到金子的喜悦,从他的表情却看出了不安。“小屁孩,不该问的别问。”收起了金子接过饭碗,二叔就甩开了腮帮子。
    我这时候才感觉到二叔不对劲儿,但是具体哪里不对劲儿也说不出来,。
    过了几天二叔的精神越发的不安,脾气也有些暴躁,我终于发现了二叔为什么不对劲儿了,一天早上我起的很早,二叔已经出去了,我去找他的时候却发现二叔在海边喝了几口海水。
    当看到这个情形的时候我脑子嗡的一下。

本文链接:http://m.daomuxiaoshuo.cc/book/1777/310105.html, 请朋友们牢记《冥海禁地》首发域名:www.daomuxiaoshuo.cc。盗墓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:m.daomuxiaoshuo.cc