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总排行榜 盗墓小说 恐怖灵异 悬疑推理 作者 盗墓笔记 鬼吹灯系列
当前位置: 首页 > 盗墓小说 > 冥海禁地
 

第三章 出海

潘海根冥海禁地

关灯 直达底部
    我回到屋里瘫在了床上,脑子里闪过无数念头,爷爷死的时候可怕的场景还历历在目。“喝海水”这个动作已经成了我的噩梦,在我这里这样干就一定意味着染上了那怪病,而且必死无疑。但二叔对我太重要了,没有二叔撑着,这个家早就不复存在了,我不能接受这个对我疼爱有加如同慈父的二叔就这么离开我,于是我侥幸自己看错了,或许二叔只是洗了把脸呢。
    想着想着二叔就回来了。
    “小鱼怎么起这么早啊……”二叔语气极其不自然,眼神也在故意躲闪。
    我忍不住了,直接问二叔,“二叔,那黄金是从哪弄来的,你是不是出事了?”
    二叔听我说完,停顿了几秒,突然就两腿一软坐到了地上,开始抽自己嘴巴子。我见状立马过去拉住他。
    “侄子,二叔是混蛋,二叔太贪了,我活不长了!”二叔开始嚎啕大哭了起来,这下我能确定二叔确实做了爷爷当年禁止的事情。
    原来,二叔研究了很多年爷爷之前去的地方,于是偷偷组了队要去寻找宝藏。在海上漂了很多天二叔非但没有找到爷爷当年去的地方,却找了一个诡异水下的小墓,他在里面被困了几天,几乎都要疯了。墓里的气氛非常古怪,完全不像是正常墓穴,壁画和雕像都不是人的模样,他们一伙人越看越像生了怪病的村民。
    最后二叔解开了机关,九死一生到了墓室。他看到了一个石头棺材,这等二叔打开了棺材,他看见里面的尸体已经风干了,好像是用盐腌制过一样。
    而这个人手里面拿着几块黄金。
    “他也是得了怪病死的”我脱口而出。二叔显然有些对我能分析出感到非常震惊。
    二叔觉得既然不是爷爷到过的那个地方,也应该没有什么禁忌吧,于是也就抱着侥幸的心态,从棺材里面拿出了陪葬的黄金。从墓里出来一路艰难,好几次差点丢掉性命,幸好外面的船还在等着他。但没想到回来以后一直担心的事情还是终究躲不过,二叔渐渐产生了对海水的渴望。
    张广川的话又回荡在了我的耳朵边儿上,这是仙山宝藏诅咒,只要找仙山就能解开,当时我是一点都不信,但是现在我却无比渴望张广川说的是真的。
    “二叔,你这是诅咒,我知道一个人,他说只要到了仙山找到宝藏,把金子还回去就能解开,我现在就出海,我去找仙山,把这黄金还回去,一定要把你治好。”
    我把二叔扶到椅子上对他说。但其实我自己心里也没底,但是为了二叔,不管是什么方法我必须要去试一下,不能像看着二叔像爷爷一样惨死。
    “小鱼!你不准去,二叔都已经成这样了,你不知道那东西多害人吗!你要再有个三长两短我们家就真的完了啊!”二叔一听就急眼了,死活拉着我跟我说不能去。
    我让二叔好好待着,跑出去去找张嬴川。结果我一开门就看见外面有几个二叔船队里的人,看样子应该刚到门外。
    “小鱼,你二叔咋样了,我们听说……”没等他说完,我就打断了他,“我二叔在里面,我有事儿先走了。”
    没有理会这几个人,我心急火燎的就跑去江家问张嬴川的来历,我一定要让二叔相信他是可以被救活的。
    几经辗转我在县城车站找到了就要上车的张嬴川,一听说我二叔的情况,张广川直接对我说道:“你现在相信了?”
    我这时候也顶多算是半信半疑,可是为了二叔,就是张广川说是玉皇大帝的诅咒我也相信了。
    “信了,你不是有仙山的资料吗?给我,我现在就出海救我二叔。“我急切的对张广川说道。
    张广川这会儿彻底的不急了,“出海可以,但是你要带上我!“
    我带张广川回到家的时候,二叔正在疯狂的喝海水,我正好看见水瓢里面的海水顺着他的嘴角留下。
    一看这情况,我哪里还忍得住,直接就冲了过去,一把夺过了二叔手里面的水瓢。
    “二叔你这是饮鸩止渴,别喝了,一定要忍住,这是张广川,他家里面人有仙山的资料,我这一次出海绝对能找到仙山,帮你治好身上的诅咒。”
    二叔好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,没有了往日的坚强,也是,得病的人心里面都脆弱,更何况二叔得的还是这个无解的怪病。
    “鱼啊!我真的不能让你出海,你从来没有去过远海,你根本就不知道深海的险恶,我不能让你白白送了性命。”
    “二叔,我就你一个亲人了,你因为我到现在还自己一个人,你总要我给你做点什么东西吧!不然我这一辈子都不会心安的!而且你现在这模样根本就没有办法出海,我知道你对海水会越来越渴望的,二叔你把黄金装起来放到船上,找到了仙山我就还回去,绝对能把你治好。”我看着二叔的模样,心中一阵激动,眼泪就涌了出来。
    “好好好,我侄子长大了,二叔也老了,既然你要出海了,那就好好闯吧,咱们是生在海边,以后确实靠海才能活。”
    张广川从进屋都没有说话,他只是在一边儿默默的看着二叔,好像有什么要对我说的,但是忍了几忍最终没有说出来。
    二叔忽然改了态度支持我出海,让我很是兴奋,船是现成的,只要把海上用的物质装好立刻就能出海,而且我看了父亲留给我的海图,上面有爷爷当初去仙山的路线,标注的很是详细,我想在海上我肯定能生存下来,我一定要找到仙山,回来救二叔。
    把二叔托付给了邻居,我让二叔一定等我回来,接着就着手准备物质。
    张广川帮我把食物淡水往船上送,他现在比我还兴奋,我不知道他为什么这么兴奋,简直跟遇见喜事儿一样,出海不是很危险的吗?上到了船上我又发现了不对劲儿,因为我二叔的船员全部都在船的甲板上面。
    这几个人我都认识,只不过不是很熟悉而已,他们见我和张广川过来,立刻就上前帮忙
    “小鱼,我们刚才去见你二叔了,说实在的我们这些人没少受你家好处,你二叔还救过我的命,我们决定跟着你一起出海,毕竟你没有去过深海,我们还有些用处!”
    “那感情好,人多力量大,鄙人张广川,第一次出海,不懂规矩,希望大家海涵,以后各位多多照顾我。“
    张广川的话并没有人回应,这帮人仿佛是没有看见他这个人一样,除了刚才给我说话的李海牛对张广川点了一下头,其他人都开始忙着把物质弄进船里面。
    看着没有人理会他,这让张广川稍微的有些尴尬,他干笑了一下,抓起一袋绿豆往船舱里面抗了进去。
    “怎么带个生人出海?这不吉利啊!”看着张广川进了船舱,李海牛一把拉住了我问道。
    “这个人知道去仙山的很多资料,要救我二叔的命还要靠他呢!”我对李海牛说道。
    李海牛的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,沉吟了一下最终还是点了点头,“算了,只要他懂规矩就行了。”
    二叔的这个船是一艘破旧的香港造风帆船,倒了两手才到二叔手上,但这是渔村唯几艘能去远海的船了。
    虽然是风帆船,可是动力还可以,我是有点想当然了,如果不是有李海牛这几个人,我说不定连船都开不走。
    一艘船上面必须要有船长,大副,舵手,水手等职位的分配,不然,船想要远航,就只能是靠运气了。
    李海牛已上船就开始指挥人们忙碌着,俨然一副船长的样子,不过他跟了我二叔出海好些个年,经验最是丰富,当个船长绰绰有余,我也知道自己的水平,所以就默认了他这个船长身份。
    东西都装在了船上面,李海龙跳进了海水里面,从一个破旧旅行包里面拿出了一支大笔出来,在渔船头部狠狠的画了两笔,喊了一声号子,船上的水手就开始起锚升帆。
    没有开出去多远,远远看见从岸上奔过来了几个人,一边儿跑着一边儿对着我们大吼小叫,我仔细看了一眼,好像是江家的人,“这帮人是疯了吗?”
    我对着岸的方向喃喃说道。
    咸腥的海风吹在我的脸上,我感觉浑身的血液都在沸腾,终于出海了,一定要找仙山,一定要治好二叔身上的诅咒。
    我看着远处的海景入神,突然船舱里面一阵骚乱。我赶紧猫腰进去里面看,一进去就看到李海牛他们围成圈议论着。
    我拨开人一看,他们竟然围着一个女人,她穿着一身怪模样的衣裙,头发凌乱但眉目清秀,白皙的皮肤显得干净水灵。
    我当时就急了,老人传下来的规矩,出海的时候是不能带女人的,传说出海带女人的船没有一个不翻的。
    这才刚刚出海走了十来海里,就遇见了这个事儿,女人是什么时候上船的,怎么没有人发现?
    “我说江家的人怎么会在岸上追船呢!原来是你跑到船上了,妈的,出海禁忌带女人,这会要命的,你是自己下船还是我们把你扔下海?”李海牛对着这个女人说道。
    这女人一个激灵,环视了一下,接着就扑到我的面前,紧紧的抱住了我的腿:“江家人说我是扫把星,克死了江斌,要把我活埋在江滨墓里面陪葬,我求求你们了救救我。”
    也许这女人的话放在如今,听着让人不敢置信,但在七八十年代初偏僻的渔村来说,封建传统的思想还是很严重的,何况我们这个渔村连破四旧的运动都没有波及到,渔村的闭塞程度可想而知。
    看着她忽闪忽闪的眼睛的时候,我的恻隐之心蠢蠢欲动。说真心话,我真的可怜这个女人。
    我为难的看了看李海牛,又看了看其他人。
    李海牛叹了一口气:“小鱼,我知道你心善,可是规矩就是规矩,破坏了,谁都没有好果子吃,现在就把这女人扔下海,好在这儿离岸边儿不远,至于她是被龙王收去,还是命大上岸就看她的造化了。”
    这女人一听李海龙的话,立刻就哭了出来,说什么也不松开我的腿。
    而一边儿的张广川这时候开口了,他小声嘟囔道“带女人怎么了?我父母一起都出海了,我妈不是女人吗?”
    李海牛狠狠的瞪了一眼张广川:“那是你妈,但是在这儿船上,就应该守我们这儿的规矩。”
    张广川立刻不在坚持,只是悻悻的把脸扭在了一边儿。
    “我求求你了,我根本就不会游泳,我现在下水几分钟都活不了,你们要是我不救我,我还不如现在就咬舌自尽。”这女人楚楚的哀求道,到了后面说自尽的时候语气里面都透露着一股绝望了。
    我叹了一口气,“海牛哥,要不先留着她在船上,如果遇见别的船,我们把她送到别的船上再让她回岸上,这一条人命,我……”
    “好好好,就你心善,但是小鱼你记住,一会儿出事儿了,我第一个就把这女人放血丢进海里面。”李海牛说了这一句直接扭脸就走。
    这女人听了这一句话这才放松了身体,松开了我的大腿,瘫坐在了船仓里面。
    船上的骚乱算是暂时压下来了,只是过了不多久,也就是开出去三十海里的时候吧,突然外面一道亮光闪过,接着一声沉闷的雷声响了起来。

本文链接:http://m.daomuxiaoshuo.cc/book/1777/310214.html, 请朋友们牢记《冥海禁地》首发域名:www.daomuxiaoshuo.cc。盗墓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:m.daomuxiaoshuo.cc