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总排行榜 盗墓小说 恐怖灵异 悬疑推理 作者 盗墓笔记 鬼吹灯系列
 

第十五章 打赌

斯蒂芬妮·梅尔暮光之城3:月食

关灯 直达底部

  我默默无语地盯着他看了好久,一时不知道对他说什么好。他注视着我目瞪口呆的表情,脸上严肃认真的表情消失不见了。“好吧,”他笑着说道,“就这些”“杰克——根大刺一样,我想清理掉这个障碍,“我不“杰青——”我觉得喉咙里好像卡一根大刺一样,我想清掉这个障碍,“我不能——我的意思是我不??我得走了。”我转过身准备逃离,但是一把抓住我的肩膀,让我面对他。“别这样,等等,我了解这个点,贝拉。但是,瞧,回答我,好吗?你不想我离开,不想再见到我了吗?老实告诉我。”我心乱如麻,无法思考他的问题,过了好一会儿我回答道:“不,我不想那样。”我终于承认了。雅各布又笑了:“瞧”

  “但是我想你在我身边的原因跟你想我在你身边的原因不一样。”我反驳道。

  “那么,告诉我你希望我在你身边的确切原因。”

  我仔细想了想,“你不在的时候我会想念你。当你开心的时候,”我小心翼翼地解释道,“让我感到开心,但是我可以跟查理说相同的话,雅各布。你是我的家人,我爱你,但是我没有爱上你。”

  他点了点头,平静下来说道:“但是你的确希望我征怀身边。”

  “是的。”我感叹道,要劝阻他是不可能的。

  “那么我就会守在你身边的。”

  “你是个该受到惩罚的贪心鬼。”我抱怨道。

  “是的。”他用指尖轻轻碰了一下我的脸,我把他的手推开了。

  “你认为自己至少能乖一点儿吗?”我问道,有些烦躁。

  “不,我不会。你决定,贝拉。你可以按照我的方式拥有我——也包括不良表现——否则就免谈。”

  我生气地盯着他,感到有些挫败。

  那样很卑鄙。”

  “你也一样。”

  这句话令我突然停了下来,我不情愿地后退一步。他是正确的,如果我不卑鄙的话——也不贪婪的话——我就会告诉他我不想和他做朋友了,然后走开。如果做朋友会让他受伤的话,试图继续让他留下来就是错误的,我不知道我在这儿干什么,但是我突然确定这样做非常不妥。

  “你是对的。”我低声说道。

  他大笑着说:“我原谅你了,只要尽力别太生我的气就行了,因为我最近下定决心不要放弃了。越是得不到就越想得到,这是一种让人无法抗拒的东西。”

  “雅各布,”我盯着他那双乌黑的眼睛,想要让他认真地对待我的问题,“我爱他,雅各布,他是我生命的全部。”

  “你也爱我,”他提醒我道,我正准备反驳,他一把拉起我的手,“不是一样的方式,我知道,但是他也不是你生命的全部,不再是。或许他曾经是,但是他离开过,而现在他必须应付那种选择带来的后果——我。”

  我摇摇头:“你真不可理喻。”

  突然,他变得严肃起来。他用手顶住我的下巴,牢牢地抓住它,这样我就不能避开他专注的凝眸。“直到你的心脏停止跳动,贝拉,”他说道,“我都会在这里——战斗。别忘了你还有选择。”

  “我不想有选择,”我不同意他所说的,试图挪开我的下巴,但是没成功,“而且我的心能跳动的时候已经屈指可数了,雅各布,时间差不多要用完了。”

  他眯起眼睛:“这恰恰是促使我战斗的更重要的原因——不仅如此,在我还能够的时候,现在我还要战斗得更顽强。”他轻声说道。

  他还是盯住我的下巴——他的手指头捏得很紧,直到把我弄痛了——我看见他眼里闪现出坚定不移的决心。

  “不——”我开始反对,但是太迟了。

  他的嘴唇重重地压在我的上面,使我停止了抗议。他生气而粗暴地吻着我,另一只手紧紧地抓住我的后颈项,我根本元处逃遁。我用尽全力推开他的胸脯,但是他根本就没注意到。尽管非常生气,但他的嘴唇却很柔软,和我的吻合在一起的感觉温暖而陌生。

  我抓住他的脸,想把它推开,但是又失败了。不过,这一次他似乎注意到了,这激怒了他。他用嘴唇迫使我张开嘴巴,我能感觉到口腔里充满他的气息。

  出于本能,我的双手垂落在身体的两侧,紧闭双唇。我睁开眼睛,没有反抗,也没有感觉??只是等待着他停下来。

  这次起作用了。他的怒火似乎消失不见了,他后退一步看着我,然后又轻轻地把嘴唇压在我的上面,一次,两次??三次。我假装自己是尊雕像,等待着。

  终于,他放开我的脸,身体倾向一旁。

  “现在你做完了吗?”我面无表情地问道。

  我抽出胳膊,然后很快向前推去,用尽身体里所有的力量狠狠地打在他的嘴巴上。接着,传来一阵嘎吱嘎吱的声音。

  “嗷!嗷!”。我尖叫起来,抓住自己的手放在胸口,疼得狂乱地上蹿下跳起来。我的手受伤了,我能感觉到。

  雅各布惊讶地盯着我:“你没事吧?”

  “不,该死!你弄断我的手了!”

  “贝拉,你弄断了你的手。现在停下来,别跳来跳去了,让我看一看。”

  “我去开车。”他平静地说道。他甚至没像电影里那些人通常所演的那样擦一擦下巴,真是卑鄙。

  “不,谢谢,”我嘘声说道,非常不满,“我宁愿走路。”我转身朝公路走去。到边界线只有几英里,我一离开他,爱丽丝就会看见我,她会派人来接我的。

  “还是让我送你到家吧。”雅各布坚持说道。难以置信的是,他居然还胆敢用胳膊搂住我的腰。

  我猛地推开他。

  “好极啦!”我咆哮道,“好吧!我等不及要看看爱德华会怎么教训你。我希望他拧断你的脖子,你这个强人所难,可恶的低能狗!”

  雅各布骨碌碌地转了转眼睛。他陪我走到他汽车的乘客门那侧,扶我上了车。他坐进驾驶座那侧时还吹着口哨。

  “难道你一点儿都不疼吗?”我问道,既愤怒又恼火。

  “你在开玩笑吗?要不是你开始尖叫,我可能根本没弄明白原来你是准备打我的。我可能不是石头做的,但是我也没那么柔弱。”

  “我恨你,雅各布·布莱克。”

  “那样很好,恨是一种激烈的感情。”

  “我会使你激烈的,”我低声抱怨道,“被谋杀,那是激情的终极罪恶。”

  “噢,来吧”,他说道,满脸欢喜,看起来好像又准备吹口哨了,“那总归比吻一块石头好一些。”

  “风马牛不相及。”我冷淡地告诉他。

  他嘟起嘴巴:“你不能只是那样说。”

  “但是我不要。”

  那似乎让他感到片刻的不安,但是他又振作起精神:“你只是很生气,我在这方面一点经验都没有,但是我认为我自己还是相当不可思议的。”

  “啊。”我痛苦地呻吟道。

  “你今天晚上会想起这件事的,当他认为你睡着了的时候,你会考虑你的选择的。”

  “如果我今晚想到你,肯定是因为我现在在做噩梦。”

  他减慢车速,徐徐而行,侧着脸盯着我,黑色的眼睛睁得大大的,露出诚恳的神情,只是想一想,如果那样事情会怎样,贝拉,”他温柔而热切地敦促道,“你不必为我做任何改变,你知道如果你选择我的话,查理会很开心的。我也能像你的吸血鬼那样好好地保护你——或许会更好,而且我会让你幸福,贝拉,有那么多我可以而他不能给你的东西。我敢打赌他甚至没那样吻过你——因为他会伤害到你。我永远,永远都不会伤害你,贝拉。”

  我举起受伤的手。

  他感叹道:“那可不是我的错,你早该知道会这样的。”

  “雅各布,没有他我不会过得幸福的。”

  “你从未试过,”他不同意地说道,“当他离开的时候,你用尽全身的力气想要抓住他,如果你放手的话,你会幸福的,你跟我在一起会幸福的。”

  “除了他我不想和任何人开心地在一起。”我执拗地说道。

  “你永远都无法像信任我这样信任他。他曾经离开过你,他也有可能再这么做。”

  “不,他不会,”我从牙缝里挤出这几个字,记忆中的痛苦吞噬着我,就像鞭子抽打在我身上一样,这使我想要以牙还牙,“你也离开过我。”我生硬地提醒他,想到几个星期前他躲着我,在他家附近的森林里对我说过的话??

  “我从来都没这么做过,”他生气地争辩道,“他们要我不要告诉你——如果我们在一起的话,对你会不安全的,但是我从未离开过,从来都没有!我以前总是晚上在你家附近转悠——就像我现在所做的一样,只是为了确定你一切都好。”

  我现在才不会感到亏欠他的!

  “送我回家,我的手很痛。”

  他叹了叹气,开始以正常的车速开车,眼睛注视着前方的路。

  “只是考虑一下,贝拉。”

  “不!”我固执地说道。

  “你会的,今晚,当你想我的时候我也会想着你的。”

  “诚如我所言,噩梦。”

  他冲我露齿一笑:“你也回吻了我。”

  我大吃一惊,想都没想就举起手握紧拳头,受伤的手又疼了起来,我痛得嗷嗷直叫。

  “你还好吗?”他问道。

  “我没吻。”

  “我想我能说明其中的差别。”

  “显而易见你不能——那可不是回吻,那是为了让你放开我,你这个白痴。”

  他声音低沉而沙哑地大笑起来:“真暴躁,我得说这差不多是欲盖弥彰了。”

  我深深地吸了口气,跟他争论没意义;他会曲解我说的任何话。我注意着自己的手,试着伸展手指头以确定伤的是哪部分。我的关节处传来一阵钻心的刺痛,我呻吟起来。

  “对你的手,我真的感到很抱歉,”雅各布说道,听起来差不多算是很真诚了,“下一次,你想要打我的时候,用棒球棍或撬棍,好吗?”

  “要我忘记想都别想。”我低声咕哝道。

  直到来到开往我家的路上,我才意识到我们到哪儿了。

  “为什么你送我来这里?”我逼问道。

  他一脸茫然地看着我:“我还以为你说的是你要回家呢。”

  “呃,我猜你不会把我送到爱德华家,会不会?”我挫败不已地咬牙切齿道。

  他的脸痛苦地扭曲起来,我看得出来这比我所说的任何话都能触动他,影响他的情绪。

  “这是你的家,贝拉。”他平静地说道。

  “是的,但是这里住着医生吗?”我问道,又把手举了起来。

  “噢,”他思忖了一会儿,“我送你去医院,或许查理可以。”

  “我不想去医院,这很难堪,也没必要。”

  他让兔牌汽车在屋前空转,脸上露出不确定的表情,仔细思考着什么。查理的巡逻车停在车道上。

  我叹气道:“回家吧,雅各布。”

  我笨拙地爬出汽车,朝房子走去。引擎在我身后停了下来,然后我发现雅各布忽然又出现在我身旁,我的愠怒更胜于惊讶。

  “你打算怎么办?”他问道。

  “我打算用冰敷手,接着我会叫爱德华,告诉他过来接我,带我去卡莱尔那里处理我手上的伤。接着,如果你还在的话,我打算去找一根撬棒。”他没回答,打开前门撑着让我进去。我们默默无语地走过前厅,查理甜躺在屋里的沙发上。嘿,孩子们,”他坐直身体说道,“很高兴在这里见到你,雅各布。”“嘿,查理。”雅各布随意地回答着停了下来。我则大步走进厨房。她怎么啦?”查理好奇的问道。我认为她的手骨折了。”我听见雅各布告诉他。我走到冰箱前面,抽也一盒冰块。“她是怎么弄伤的?”作为父亲,我认为查理的的声音应该多一些关心,少一些逗乐。雅各布大笑起来:“她打我的时候。”查理也大笑起来,我板着脸用盘子敲打水槽的边缘。冰块散落在水槽里,我用没受伤的手抓起一把,用灶台上的餐布包起冰块。

  “为什么她要打你?”

  “因为我吻了她。”雅各布恬不知耻地说道。

  我咬牙切齿地走到电话机旁,拨通了爱德华的手机。

  “贝拉?”只响了一声他就接听了,听起来不仅仅是放心了——他很高兴。我能听见背后沃尔沃引擎的声音;他已经坐进车里了——真好。”你把电话落下了——真抱歉,雅各布送你回家的吗?”

  “是的”,我嘟嚷着说,“你现在过来接我,好吗?”

  “我已经在路上了”他立刻说道,“怎么啦?”

  “我想让卡莱尔看一看我的手,我想它骨折了。”

  前厅里顿时安静下来,我不知道雅各布是否会大发雷霆。我笑了笑,露出冷酷的表情,想象着他浑身不自在的样子。

  “发生了什么事?”爱德华追问道,他的声首变得咄咄逼人。

  “我揍了雅各布。”我承认道。

  “好极了”,爱德华冷冷地说道,“尽管我很抱歉你受伤了。”

  我大笑了一下,因为他听起来和查理一样高兴。

  “我真希望让他受伤了,”我沮丧地叹气道,“可我对他根本没造成什么伤害”

  “我来处理吧。”他提议道。”

  “我一直希望你会这么说。”

  稍微停顿了一会儿,“这听起来不像你,”他说道,现在声音里多了一丝警觉,“他做了什么?”

  “他强吻了我。”我低声吼道。

  我听见电话那头传来引擎加速的声音。

  在另一个房间里,查理又说话了,“或许你该离开了,杰克。”他建议道。

  “我想我会在这儿玩一会儿,如果你不介意的话。”

  “那会是你的葬礼的,”查理低声说道。

  “那只狗还在那里吗?”爱德华终于又开口说道。”是的。”“我马上就到。”他威胁着说完就挂断电话了。

  我面带笑容地挂上电话,接着听见他的车在街上加速飞驰的声音。他猛地在屋前停下来,刹车时发出哧哧的抗议声振聋发聩。

  “你的手怎么样?”我经过时查理问道,他看起看起来有些惴惴不安。雅各布懒洋洋地靠在沙发上,坐在他旁边,一副怡然自得的模样。

  我提起冰袋给他看:“肿了。”

  “或许你应该选择跟你体型差不多大小的人。”查理建议道。

  “或许。”我同意,然后走过去开门,爱德华已经等在那儿了。

  “让我看看。”他低声说道。

  他温柔地检查我的手,非常小心翼翼,一点儿也没弄痛我。他的手几乎和冰块一样冷,贴着我的皮肤很舒服。

  “我认为你是对的,手是骨折了,”他说道,“我为你感到自豪,你肯定用了不少力气。”

  “用尽我所有的力气,”我感叹道,“很显然,还不够。”

  他轻轻地吻着我的手,“让我来,”他允诺道,接着他叫道,“雅各布。”他的声音仍然很平静,也很平和。

  “当心,当心。”查理提醒道。

  我看见查理吃力地从沙发上站了起来,雅各布先走到客厅,他的动作则要安静得多,但是查理跟在他后面,离他只有一步之遥。雅各布的表情警觉而迫切。

  “我不希望发生斗殴,你明白吗?”查理说话的时候只是看着爱德华,“我可以戴上我的警徽,如果那样让我的要求显得更加正式的话。”

  “没必要。”爱德华克制地说道。

  “为什么你不逮捕我,爸爸?”我暗示道,“我才是那个挥拳头的人。”

  查理挑起眉毛说道:“你想要登记指控吗,杰克?”

  “不,”雅各布露齿一笑,简直有些无可救药,“我随时都可以光顾的。”

  爱德华扮了个鬼脸。

  “爸爸,你房间里有没有棒球棍?我想借用一下。”

  查理心平气和地看着我:“够了,贝拉。”

  “我们去找卡莱尔,在你锒铛入狱之前让他看一看你的手。”爱德华说道,他揽着我的肩膀拉着我走向门口。

  “好的。”我斜倚在他身上说道。既然现在我和爱德华在一起,我就不再那么生气了,我感到很欣慰,我的手也没那么难受了。

  我们朝人行道走过去,这时我听见查理忧心忡忡地在我身后轻声说道:“你在做什么?你疯了吗?”

  “就一会儿,查理,”雅各布回答道,“别担心,我马上回来。”

  我回头一看,雅各布跟着我们,停下来当着查理的面把门关上,只留下他一脸惊讶不安的表情。

  爱德华起初没理会他,领着我朝他的车走过去。他搀扶着我上了车,关上门,转过身面对人行道上的雅各布。

  我焦急地从敞开的窗户上探出身子。还看得见查理在屋子里,透过前厅的窗帘偷偷地看着我们。

  雅各布的站姿很随意,双臂交叉放在胸口,但是他下巴上的肌肉绷得很紧。

  爱德华说话的时候声音那么平静,那么温柔,奇怪的是,这使他所说的话更加充满威胁:“我现在不打算杀死你,因为这会令贝拉难过。”

  “嗯哼。”我不以为然地说道。

  爱德华的脸稍稍转向我,飞快地冲我一笑,他的脸依然很平静,“早上会让你难受的。”他说道,手指轻轻抚摸了一下我的脸。

  接着他又转向雅各布:“要是你送她回来的时候,还让她带着伤的话——我才不在乎到底是谁的错;不在乎她是不是摔跤了,还是流星飞过天空砸在她头上——要是你把她送回到我这里的时候,比我把她送到你那里去的时候又多了一丝一毫的损伤的话,你就会三只腿跑路。明白吗,杂种?”

  雅各布转了转眼睛。

  “谁要回来了?”我低声问道。

  爱德华似乎没听见我说话,他继续说道,“如果你再吻她的话,我会为她打断你的下巴。”他信誓旦旦地说道,不过他说话的声音还是那么温柔,像天鹅绒一样,但是也很致命。

  “要是她想我吻她呢?”雅各布拉长调儿傲慢地说道。

  “哈!”我嗤之以鼻。

  “如果那是她想要的,那么我也不会反对,”爱德华耸耸肩,一点儿也不担心,“你可能想等着她这样说,而不会相信自己对肢体语言的理解——不过,小心你的脸。”

  雅各布露齿一笑。

  “你想都别想。”我嘟嚷着说。

  “是的。就是。”爱德华低声说道。

  “好吧,如果你已经搜寻过我脑子里在想什么,”雅各布急躁地说道,“为什么你不处理一下她的手?”

  “还有一件事,”爱德华慢条斯理地说道,“我也会为她而战,你应该知道这一点。我决不会对任何事情想当然,我会付出双倍的努力为她而战的。”

  “好极了,”雅各布吼道,“打败受罚而丧失机会的人可没什么乐趣。”

  “她是我的,”爱德华低沉的声音突然变得阴森起来,没有之前那么镇定自若了,“我也没说过我会公平竞争。”

  “我也不会。”‘祈求好运吧。”雅各布点点头:“是的,但愿最好的人胜出。”“这听起来很合适??小狗。”

  雅各布扮了一下鬼脸,接着让自己的脸色镇静下来,斜着身子探过爱德华对我微微一笑,我则对他怒目而视。

  “我希望你的手很快就好,我真的很抱歉你受伤了。”

  我孩子气地把脸别开,不去看他。

  爱德华绕过车头钻进驾驶座的时候我也没抬头看一看,所以我不知道雅各布是回到屋里去了,还是继续站在那里看着我。

  “你感觉怎么样?”我们开车走的时候爱德华问我。

  “很烦。”

  他轻声笑道:“我的意思是你的手。”

  我耸耸肩:“我经历过比这更糟糕的。”

  “是的。”他认同道,然后皱着眉头。

  爱德华绕过房子开进车库。埃美特和罗莎莉都在那里,罗莎莉完美的腿——即使套在牛仔裤里也很显眼——正好从埃美特巨大的吉普车底部伸出来。埃美特坐在她旁边,一只手在吉普车下面伸向她,我过了好一会儿才意识到他是在开玩笑。

  爱德华小心翼翼地扶我下车的时候,埃美特好奇地看着我们,他的眼睛瞄准我护在胸口上的手。

  埃美特露齿一笑:“又摔跤了,贝拉?”

  我恶狠狠地盯着他:“不是,埃美特,我打了狼人的脸。”

  爱德华领着我从他们身边经过时,罗莎莉在车下说道,“贾斯帕要赌赢了。”她自呜得意地说道。

  埃美特的笑声立刻停了下来,双眼上下来回地打量着我。

  “打什么赌?”我停下来追问道。

  “我们带你去卡莱尔那里吧。”爱德华催促道。他盯着埃美特,略微摇了摇头,动作幅度小得几乎看不出来。

  “爱德华??”我嘟囔道。

  “是婴儿期,”他耸耸肩,“埃美特和贾斯帕喜欢打赌。”

  “埃美特会告诉我的。”我想转身,但是他的胳膊像铁钳一样紧紧地箍着我。

  他叹气道:“他们在打赌你??第一年会摔倒多少次。”

  “噢,”我一脸苦相,当我会意过来时想要掩饰这突如其来的恐惧,“他们在打赌我会杀死多少人吗?”

  “是的,”他不情愿地承认道,“罗莎莉认为你的脾气会使贾斯帕的胜算更大一些。”

  我感到有些兴奋:“贾斯帕赌注很高。”

  “如果你适应有困难,贾斯帕会很高兴的,他厌倦了自己是最薄弱的那一环。”

  “当然,肯定会是这样。我猜我会额外多杀几个人,如果那样会令贾斯帕开心的话。为什么不呢?”我胡言乱语着,声音空洞而单调。在我脑海中,我看见报纸头条标题,一连串的名单??

  他掐了我一下:“你现在没必要担心,实际上,你永远都不必担心,如果你不想的话。”

  我不满地哼哼唧唧着,爱德华还以为是我手痛得难受起来了,他牵着我的手朝屋子那边走得更快了。

  我的手是骨折了,但是没什么大碍,只是关节上有裂缝。我不想戴石膏,卡莱尔说如果我答应一直戴着,只要矫形套就可以了。

  卡莱尔小心翼翼地把矫形套套在我手上的时候,爱德华看得出我痛得快不行了。他好几次因为我很痛苦都担心地叫起来,不过我宽慰他那没什么。

  仿佛我需要——或者有空间——担心另外一件事一样。

  自从贾斯帕解释了他的过去之后,他所讲的新生儿故事就一直在我的脑海里翻来覆去。现在,获悉他和埃美特就此打赌,那些故事又突然变得历历在目了。我毫无目标地猜测着他们在赌什么,当你已经拥有一切时最激励人心的会是什么样的奖励呢?

  一直以来,我都知道我会不一样的。我希望我会像爱德华所说的那样,变得那么强大有力,迅速敏捷;最重要的是,美丽绝伦。变成某个能够站在爱德华的身边,感觉她命中注定就属于他的那个人。

  我一直尝试不去想我可能会成为的另一种生物,狂野,嗜血,或许我无法让自己停止杀戮。陌生人,那些从未伤害过我的人,那些和在西雅图不断攀升的遇害者一样的人,他们曾经拥有家人、朋友和前途。人们曾经有生命,有生活,而我会成为夺走这些东西的那个魔鬼。

  但是,实际上,我能做到这点——因为我信任爱德华,绝对信任他,他会阻止我做令自己后悔的事情。我知道他会带我到南极捕杀企鹅,只要我要求,而且我愿意做一切能让我成为好人的事情。一个好吸血鬼,如果没有平添这层担忧的话,这个想法本桌可能会令我咯咯直笑的。

  因为,不管怎样如果真的像那样的话——像贾斯帕在我脑海描绘出的新生儿梦魇似的情景的话——我还可能是我吗?如果我想要做的事情只是杀人,现在我想要的事情匕会产生什么样的变化呢?

  爱德华如此沉迷于让我不要错过做人类时的任何事情,在通常情况下,这似乎有些傻。在我的人生中,并没有许多让我担心会错过的经历,只要我能和爱德华在一起,我还奢求什么呢?

  卡莱尔替我的手包扎伤口时我凝视着爱德华的脸。这个世界上除了他之外,没有其他东西是我想得到的了。那将,那会改变吗?

  会有我不愿意放弃的人类经历吗?

本文链接:http://m.daomuxiaoshuo.cc/book/907/161938.html, 请朋友们牢记《暮光之城3:月食》首发域名:www.daomuxiaoshuo.cc。盗墓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:m.daomuxiaoshuo.cc